光拿钱不办事:看五代十国,南汉与“梁老大”之间的官场情仇
合肥光灿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 首页 新闻中心 公司媒体优势
  • 首页
  • 新闻中心
  • 公司媒体优势
  • 光拿钱不办事:看五代十国,南汉与“梁老大”之间的官场情仇
    发布日期:2022-08-18 06:23    点击次数:198

    光拿钱不办事:看五代十国,南汉与“梁老大”之间的官场情仇

    唐天祐四年(公元907年)四月;

    梁王朱全忠(朱温),接受唐哀帝的禅让,正式称帝,国号大梁,史称“后梁”,唐王朝就此灭亡,中国历史进入“五代十国”大割据时期。

    过往,我们经常是以梁、唐、晋、汉、周,即所谓的“五代”作为切入点,来看待这段纷乱的历史。但在“五代”以外,“十国”同样也是这一历史时期的重要部分。我们不妨把历史的镜头稍微往下挪一点,看看十国的故事。

    虽然说是“十国”,但其实能拿得出手的也就六个。不算北方的北汉,南方的五个割据势力分别是:南唐、吴越、南汉、马楚、前后蜀。

    五代十国

    这五家政治势力,分布在中国南部的广大区域。有人喜欢吃火锅;有人喜欢吃臭豆腐;有人喜欢吃臭鳜鱼;有人喜欢吃杭州小笼包;以及有人喜欢煲汤;除此以外,这五家的政治性格,也是各不相同;

    地盘最大,实力最强,据有长江下游的南唐,一直奉行和中原王朝“死磕”的精神,即使后来称了臣,小动作依旧不断;

    南唐的背后,占据江浙的吴越国,是个老实孩子,不管是“梁老大、唐老大”,或是后来的“宋老大”,只要能起个“营业执照”,就马上改弦更张,跟你混!

    地处西南,局促巴蜀一隅的蜀政权,奉行渣男三大铁律“不主动、不拒绝、不负责”。从不主动和中原王朝眉来眼去;

    巴蜀东边,盘踞在湖南的南楚政权,上演大型“家庭政治伦理剧”,一个不留神,就被南唐抄了底;

    最后一个,盘踞岭南两广地区的南汉政权。眉来眼去、勾勾搭搭,是他,撕破脸,啐人家一脸吐沫,也是他;找邻居讨老婆的,是他,暴揍邻居的,也是他;

    我们不禁要问一句,南汉到底是个怎样的“骚操作”玩家?……

    南汉

    诸位看官,如果有兴趣,不妨用某度搜索关键字“南汉”,大概率可能会出现以下几个非常和谐的词汇:奇葩、宦官、残暴、血腥。

    从某个角度上来讲,南汉几乎承担了“五代十国”所有最不堪的骂名。当然,这些骂挨得并不冤,甚至可以说是实至名归。

    比如南汉的建国皇帝刘岩,据《资治通鉴》记载;这个刘岩经常将戴罪之人置于殿前“锤锯互作、血肉交飞、腥秽之气、冤痛之声、充沸庭庑”而刘岩每视之,则如见美食,垂涎欲滴。活脱脱一副变态的嘴脸。

    当然,我们没有必要隔着一千多年,再写一篇文章,去“问候”一遍南汉的皇帝,这岂不是很无趣。我们不妨切换视角,看看一个小国家,与中原“好大哥”之间的爱恨情仇……

    南汉的故事,要从一个叫韦宙的人,开始讲起;

    话说,大唐咸通三年(862年)。这一年,宰相韦宙受命,以节度使出镇岭南。在韦宙的军中,有一个名叫刘谦的牙校(低级武官)。尽管刘谦的职级很低,但并不妨碍韦宙对这位年轻人的特殊青睐。

    仅仅是青睐还不够,韦宙还硬把自己的亲侄女,下嫁给了当时看起来没什么前途的刘谦。

    韦宙:谦儿,以后叫叔……

    刚开始,这位韦姑娘,仗着自己是大户子弟,很不乐意。韦宙非常神秘地,对侄女言道:“此人非常流也,他日吾子孙或可依之”。

    很多年后,韦姑娘依旧不明白,当初他叔父是怎么蒙对的,难道是靠“男人的直觉”!史书上只留下了四个字“气貌殊常”(毫无借鉴意义)

    要想成功“出圈”,刘谦不仅要抱紧自己老婆这条大腿,还需要一个机会,一个给了很多人机会的重大事件—黄巢大起义!

    唐僖宗乾符六年(879年),黄巢起义军进入岭南。刘谦一瞧:好小子,揍的就是你!

    事实上,刘谦打仗不太行,黄巢攻破广州城,在岭南肆虐一番后,转战湖、湘。究竟是不是被刘谦赶跑的,已经无从得知。但刘谦的确是因此升官了,被任命为封州刺史,负责岭南重镇梧州、桂州的防御工作。

    也就一年的时间,刘谦聚兵万余人,战船百余艘。在岭南,一股新兴的地方势力,正在悄然崛起……

    刘谦借黄巢之乱,成功出圈。正所谓登高望远,很多人成功并不是能力有多出众,而是一个巧然的机会,让他得以走上高处,一窥究竟。

    刘谦也是如此,当他骤登高位后发现,大唐各地当真是“一地鸡毛”。所以在临终前,他语重心长地对长子刘隐嘱咐道:“今五岭盗贼方兴,吾有精甲犀械,尔勉建功,时哉不可失也。”

    大唐乾宁元年(894年),刘谦病逝,刘隐承袭父亲的职位。刘家的第二任掌门人刘隐,正式登场……

    一个人的能力强弱,先放一边不提。但机会对一个人,或是一个家族而言,实在是弥足珍贵。很快,三星s8价格刘隐的机会就来了……

    刘隐履任两年后,乾宁三年(896年)。唐朝中央以嗣薛王李知柔为清海节度使,出镇岭南,进驻广州。李知柔行至湖南,牙将卢琚、谭宏玘据境拒之。刘隐以和亲之名,悄备战船,暗藏兵士,夜入端州斩杀谭宏玘;然后顺江而下直取广州,袭杀卢琚,平定了卢琚之乱。

    广州是岭南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任何一个试图割据岭南的势力,都无法忽视广州的存在,无不梦寐以求占据广州。

    广州真好

    让刘隐进来容易,但想让他再出去,恐怕不太可能了……

    无论结果如何,嗣薛王李知柔都只好承认既定事实,况且他初入岭南,能依靠的只有刘隐这一支势力。于是,刘隐被火速提拔为行军司马,名义上统领岭南军队。

    四年后,李知柔卸任,徐彦若代知柔出镇岭南。一年后,徐彦若也死了,而且临终前举荐刘隐接任自己的职位。可是,事情就在这里发生了变化……

    岭南是当时为数不多,还勉强能够听命朝廷的藩镇之一。唐朝中央已经吃够了地方割据的苦头,绝不会把节度使的职位让给外臣。所以,徐彦若的举荐没有得到朝廷的同意,遂以兵部尚书崔远为清海节度使,出镇岭南。

    这件事在当时来看,实在算不上什么大事。但在刘隐看来:“唐老大”你什么意思?我们家父一辈子一辈,兢兢业业地替你干活,到头来你还是信不过我们!既然这样,那你这个老大,我不认了……!

    事实上,崔远因为惧怕刘隐的势力,死活不肯赴任,唐朝中央无奈只好撤销了任命。而另一头,岭南地区的形势岌岌可危,江西、湖南的地方势力,正在不断地向岭南渗透。刘隐需要马上向外扩张,以对抗外来势力的侵犯。

    但仅凭行军司马的职位,显然是师出无名!刘隐冷静地把当时的局势缕了一遍,他看到了一个人,一个能给他名分的人—朱温。

    可是,咱和“朱大哥”原来也没有交情呀!人家凭啥帮咱?刘隐深入地琢磨了一下,认为自己把问题复杂化了。有一样东西,可以快速建立两个陌生人的亲密关系!

    用盗圣白展堂的话讲:“老钱、老钱、不就是钱吗!”

    这段黑暗的行贿历史,很遗憾没有记录下来。但最终的结果是:刘隐如愿以偿被任命为清海节度使,正式以官方的名义占据广州,迈出割据岭南的关键一步。

    刘隐用钱在朱温身上砸出了一个缺口,那么就不会轻易地让这个口子合上。所以在此后的几年时间里,刘隐非常注重做两件事;

    一、写各种劝进的奏表,把“朱大哥”夸得像朵花一样,好像地球离开他,新闻中心就不转了;

    二、玩了命地给朱温输送各种金银珠宝,让他一次性腐败到家。就在朱温篡唐的同年,开平元年(907年)十月,广州进献助军钱二十万,龙脑、腰带、珍珠枕、玳瑁无计其数;十一月,广州进龙形通犀腰带、金托里含稜玳瑁器百余副,香药珍巧甚多。

    钱到底能不能通鬼神,不知道,但钱确实能通人,而且通的非常顺利,这是真的。

    朱温也是个“厚道人”,没有辜负刘隐的一片情谊。开平元年,加封刘隐大彭王、南海王;开平三年正月,加刘隐检校太师、兼中书令;四月,广州节度使刘隐加封南平王。

    当然,相对应的好处,自然是少不了。凭着临海的便利,刘隐还送给朱温一批蔷薇水。两人的关系,实在是好的不得了。

    朱温

    搞定了上层关系,我们再回过头来看看当时岭南的局势。和我们想象中,刘隐马上开疆拓土的局面不一样的是,无论是湖南的马殷,还是江西虔州(赣州)的卢光稠,或是安南(越南)的曲氏(刘隐被授予静海节度使,管辖安南),刘隐一个都搞不定。

    马殷拿下桂、宜、岩、柳、象五州;卢光稠拿下潮、韶二州;安南的曲氏更是拿刘隐的话当放屁。原指望南线作战,拿下容州、高州,打破马殷的封锁,可没想到容州、高州直接投降马殷。

    刘隐实在受不了了,这日子过不下去了,就此身体每况愈下,军政大权开始移交到给其弟刘岩。乾化元年(911年)三月病逝。老朋友朱温,特意为他辍朝三日,以示哀悼。

    南汉之光—刘岩,正式登场……

    刘岩承袭其兄的职位,但他并不打算继续玩这盘“逆风局”。同年年底,刘岩利用虔州势力内讧的机会一举拿下韶州,解除了北面的威胁;第二年,开始和马楚政权开干,一举夺下容州(今广西北流)、高州(今广东茂名)、邕州(今广西南宁)。占有原容、邕二州经略使辖区,即在今广西东部,以西江与楚分界,而其势力更得以深入西江中上游,与安南和南诏接壤。

    眼看刘岩的势力,有跃出岭南的态势,这让身在开封的朱温多少有些不舒服。他马上摆出“话事人”的姿态,一手拉一个小弟:有话慢慢说,何必动刀动枪呢!

    刘岩倒也识趣,没有让“梁老大”下不来台,同意和解。并且在次年,娶马殷女为妻(好小子,便宜都让你占完了)。

    虽然在朱温的调解下,各方都罢兵言和。但是,对刘氏一族而言,中原王朝是靠不住的,曾经的“唐老大”如此,现在的“梁老大”依旧如此……

    乾化元年(911年)十二月,刘岩遣使上贡。但让刘岩没想到的是,这次上贡,不仅没捞到好处,还把自己世袭的静海节度使的职位,给弄丢了。

    原来,就在刘岩遣使上贡的前后,割据安南的曲氏,也派人赴开封府上贡,而目的则是为了获得静海节度使的职位,从而名正言顺地割据安南。

    曲氏如愿以偿地获得节度使的职位,可岭南的刘岩心里这个恶心呀:朱温你什么意思!我们家的东西,你不跟我商量一下,说拿走就拿走;那这么看来,我这个清海军节度使的职位,你也可以随时撤掉了……!

    当然,刘岩气归气,但他还不敢公然和后梁撕破脸。可随后又发生的一件事,就让刘岩彻底坐不住了……

    贞明元年(915年),刘岩上表梁末帝朱友贞,表示希望后梁能够效仿吴越王钱镠,加封自己为南越王。但这个请求,被朱友贞断然回绝。

    刘岩心里这个不爽!怎么我混得还不如一个吴越国;龙脑、玳瑁、通犀腰带你也没少拿,怎么光拿钱不办事!我们家那点好东西,都白送了……!

    这件事很大程度上刺激到了刘岩。他对僚属言道:“今中国纷纷,孰为天子!安能梯航万里,远事伪庭乎!”

    原来积极上贡的,是你;现在翻脸骂人的,还是你!

    面子丢了,是小事。但在刘岩看来,自己尊后梁为宗主国,虽然能够寻得一时的庇护。但在大多数情况下,自己不仅要给他输送大量的贡品,还要接受他的诏令。倘若有一天,后梁皇帝派人顶替我的职位,把我调离岭南,我听是不听……

    在刘岩的内心,隐隐然诞生一个想法:要不,我扯张大旗自己干吧!

    事实上,我们从后来的史料中也能看出来,刘岩对自己贸然称帝,是没有太大信心的。比如,当时刘岩手下的一个重臣王定保。刘岩对其颇为忌惮,所以在称帝前,特意把他派往荆南(湖北北部)公干。王定保回朝后,刘岩还是不放心,就派人以慰劳的名义,将建国的信息透露给他。王定保也明白刘岩的心思,讥讽道:“建国就要有个建国的样子,我从南门进来,清海军节度使的匾额犹在,岂不贻笑四方!”

    贞明三年(917年),刘岩即皇帝位于番禺,国号大越,改元乾亨,以广州为兴王府。次年,改国号为大汉,自称大汉皇帝,史称“南汉”。

    但事实上,自建国之日起,刘岩就对南汉国未来的国势,有着极为超前的预测。诚如他自己所言:国势“如鼠入牛角,势当渐小”。用老百姓的话讲“王小二过年,一年不如一年”。

    龙德三年(932年)后唐代梁,刘岩闻庄宗兵威甚盛,恐其有“包并四方之志”。遂遣使入朝,在国书上称“大汉国主致书上大唐皇帝”,隐隐然有凌驾于唐皇之上的意思。

    使臣归国后,告诉刘岩;后唐“朝政已紊,庄宗亦不能以道制御远方”。刘岩听后大悦,自此不复通中国,颇为自负地称后唐天子为“洛阳刺史”。

    但在刘岩以后,南汉国势开始呈现下滑的趋势。内政方面,刘岩的儿子刘晟,杀死其兄殇帝刘玢,篡夺皇位,诛杀十四个亲兄弟。对外,刘晟摒弃了前代和平修边的政策,趁马楚内讧之际,把自己的亲娘舅家给胖揍一顿,出兵收复封州以西广大地区;并越岭北,败南唐,取郴州,使南汉疆域达到极盛。

    后唐之后,后晋、后汉时期,南汉不再与之往来。说到这里,有个很有趣的问题,如果南汉和后汉展开外交的话,这个国书应该怎么写?“大汉皇帝致书上大汉皇帝”,或是“岭南大汉大汉皇帝致书河南大汉皇帝”

    就在刘晟在岭南欺负周围的一帮小兄弟时,中原地区发生了巨变。后周代汉,周世宗平定江北后,兵锋直指江南,刘晟感到威胁,使修贡于京师,可由于和湖南的马楚政权发生战争,去河南的通道被阻断,使者不得行,遂作罢。

    刘晟死后,儿子刘鋹继位,对中原地区发生的巨变,视若无睹。赵匡胤代周建宋,诸国“悉珠宝以奉中国”,刘鋹却一头扎进后宫“未尝遣一介之使,驰咫尺之书。”

    北宋大宝十三年(970年)南汉后主刘鋹,拒绝南唐后主李煜劝其归附宋朝之意,宋师旋越岭南下,攻灭南汉。立国67年南汉,宣告灭亡。

    参考资料:《五代史》



    上一篇:娇娇直播时力挺陈亚男,替她诉说委屈,还阴阳怪气模仿大衣哥说话
    下一篇:「韩国足球周报」(2022.12.5~11)凯旋!“本托军团”载誉而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