蘑菇云的背后:针对德国的曼哈顿计划,为何最后砸在日本头上?
合肥光灿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 首页 新闻中心 公司媒体优势
  • 首页
  • 新闻中心
  • 公司媒体优势
  • 蘑菇云的背后:针对德国的曼哈顿计划,为何最后砸在日本头上?
    发布日期:2022-08-14 04:06    点击次数:150

    大田河上的铁挢正移向瞄准器的十字标线。炸弹舱开了,飞机微微向上翘着,突然减轻了一万磅。“40、41、42……”护目镜后的整个世界闪起了紫色的光亮,一下又变成了一团大火球,中心的温度高达一亿度。广岛失踪了。有人终于打破了机舱的寂静,“我的上帝,我们干了些什么啊!”

    图片

    美国战舰”奥古斯塔”号正急速地向西横渡大西洋。其时正是午夜,而且处于战争时期——1945年8月5日,不过当时德国已经战败,欧洲战事已告结束。因此,这艘巡洋舰亮着明晃晃的灯在大洋中航行。

    在餐厅里,军官们正在招待杜鲁门总统。在杜鲁门同英国和俄国等盟国开完波茨坦会议后,正在回国的途中。军官们一边吃着甜点心和咖啡,一边把话题转向波茨坦的这次会议。战舰上的医生托·帕帕列奇中校提出了一个人人心中都在思索的问题:“在波茨坦会议上有没有任何承诺和协定,要俄国人参加太平洋战争,从而加速日本的垮台?”

    对这个问题,杜鲁门总统是这样回答的。他说,没有达成这种协议。要是说俄国人在波茨坦会议上有点难对付的话,也没有什么关系。因为美国已经拥有了一种新式武器,这种武器的力量和性能已经使我们不再需要俄国和其他国家的帮助。”这种武器威力极大,它一个相当于二万吨梯恩梯炸药。”

    杜鲁门总统还告诉“奥古斯塔”号上的军官们,这种新式武器的发展是完全保密的,它已经经过试验,现在能用来结束战争了。然后接着说:“这是世界上最大的一场赌博,在这上面已花了二十亿美元。不久之后,我们将很快能知道这种武器的威力究竟有多大。”

    一、针对德国的曼哈顿计划

    “曼哈顿”计划早在六年前就开始了。

    1939年1月,美国报纸曾经刊登一条新闻,报道德国科学家已成功地使原子分裂。这对懂行的来说,含义十分明显,希持勒就可能在某一天会拥有一种极为可怕的武器。里奥·席拉德是一位杰出的匈牙利物理学家,在希持勒上台后,就同另一个匈牙利物理学家一起逃出了德国的实验室,到纽约长岛拜会爱因斯坦。

    他们两人代表了一批科学家,希望爱因斯坦向罗斯福总统提出警告,即德国已在原子方面取得很大进展。当时爱因斯坦还不大了解德国在原子研究方面的最新的发展。但他同意在给罗斯福总统写的一封信上签署他的名字。然后这两个匈牙利人提出请罗斯福总统的私人顾问、纽约金融家亚历山大·萨克斯,向总统私人面交这封信。

    图片

    萨克斯交这封信时,罗斯福总统正在白宫的二楼书房里单独进早餐。罗斯福总统愉快地问萨克斯:“你今天早上有什么好的想法吗?”

    萨克斯说:“有一个故事。”然后他向总统讲了有关拿破仑怎样失掉一次好机会的故事。拿破仑渴望征服英国,但是险恶的英法海峡浪潮使他的计划受挫,阻止了法国战船的进犯。有一个美国发明家叫劳勃脱·富尔登的,向拿破仑建议,要法国制造一支用蒸汽发动的舰队,它可以轻而易举地克服海峡风浪的障碍。但拿破仑把它看作是空想,未予置理。

    萨克斯问罗斯福,如果当时拿破仑重视富尔登的建议,今天欧洲的历史将会起多大的变化?当今1939年的世界,当原子科学家正在探索一种具有无比力量的武器时,谁首先赞助他们呢?

    罗斯福听着这一切,脸上绽开了笑容。他马上召来了埃温德、“老爹”沃森准将,他是总统的密友。罗斯福一手把有关的材料交给了他,并且说,“'老爹’,这需要采取行动。”从这时起,美国政府开始对原子弹有了兴趣。

    但两年过去,希特勒已经征服欧洲,日本军队开进了印度支那,这一行动进展缓慢。原子研究工作只是在美国少数几所大学里进行着,核子科学家们则埋怨缺少经费,埋怨华盛顿的官员们反应迟纯。华盛顿全国科研委员直到1941年夏才设立专门研究”铀”的机构。12月6日,全力以赴的发展计划得以判定。第二天,日本偷袭珍珠港,美国正式向轴心国宣战。

    紧接着原子研究计划发生的事情是一件“只有在美国如此”的奇迹。

    1942年夏末,“曼哈顿地区工程师”——即这些原子弹建造者们的称号,被批准给予工作上的“三A”,即最最优先权。一名四十六岁西点军校出身的工程技术人员莱斯里·格格夫准将主持整个行动。那年9月,他在没有现成工具、图纸材料的情况下着手准备把方程式、理论和科学信仰所组成的无形化合物转变为实际的军用武器。

    图片

    “曼哈顿计划”的规模可以说是吓坏了人的。为了在1945年夏天能准备好三颗原子弹,在最高峰时,“曼哈顿计划”本身及相关部门共雇佣了50几万人,足够组成30个陆军师。

    曼哈顿地区已变成了美国科学的熔炉。一些国内成长起来的科学天才,如物理学家罗伯特·奥本海默,会同从英国原子发展部门来的物理学家以及从意大利、德国和匈牙利流亡出来的科学家们都在这个地方。在某些部门里,博士比办事员要多, 黄维而诺贝尔奖金获得者可以排列成队,像军队里的二等兵那样。

    “曼哈顿计划”建立以后几个月内取得了一项历史性的胜利。那是1942年12月2日中午,在芝加哥大学足球场上,科学家们第一次成功地创造了人工控制的连锁反应。他们的装备用现在的标准来看是十分原始而粗糙的。但是在那天夜幕降临之前的成功实验,使物理学家们已能看到他们所创造的这种裂变的进展,有一天将成为一种威力巨大的武器。

    格格夫将军预计全部完成原子弹的日期为8月1日,事实证明是了不起的精确。选中用来进行试验的地点是新墨西哥州离阿拉木郭多50英里的一块荒凉广阔地区。试验时间是7月16日上午5时30分。就在这一天,开始了人类的原子时代。

    当时的新闻界报道是:阿拉木郭多空军基地附近,一军火库今晨爆炸.所发出的耀眼闪光和巨响据说即使远在西北235英里的盖洛普地方也能察觉。

    图片

    二、日本求和

    还在1945年2月14日,天皇个人就有了投降以及试图通过苏俄的斡旋来实现停战的念头。这是在麦克阿瑟的部队进入马尼拉之后,早于美国向日本投掷第一颗原子弹之前六个月。

    前内阁首相广田弘毅数受命通过俄国驻东京的使馆同盟国开始非正式的和平对话。军方勉强同意进行这次试探,因为他们希望请俄国人出面斡旋可以防止苏联进攻满洲。但是苏联驻东京大使雅各布・马立克对广田的和平谈判建议出奇地表示冷淡。

    正当天皇和首相铃木秘密草拟一个可以接受的投降方案之时,盟国空军不断加强对日本主要城市的轰炸。6月18日,最高国务委员会同意,同莫斯科直接接触以寻求和平。7月7日裕仁指令铃木请求苏联允许派遣天皇的秘密使节去莫斯科。天皇早就选中了近卫文磨来担负这一使命,并授予他全权,可以不惜代价获取和平,甚至无条件向盟国投降也行——若事情能如此发展,天皇准备在军方知情之前,就公开批准这个决定。

    但是这个计划也失败了。7月10日向莫斯科发出一份要求苏联政府接见近卫的无线电报后。苏联方面一直没有给予答复。斯大林和莫洛托夫接到这份电报之后四天,在高深莫测的沉默中去波茨坦开会。直到7月22日,莫斯科才最后来了回音,要求“把近卫的使命说得更清楚一点”。天皇回答说,日本方面寻求苏联斡旋以达成和平。但这第二份电报始终没有得到答复。

    图片

    原来苏联决心要在东方取得一个支配地位――在领土和政治两个方面。因此,它打算在对苏联最有利f的时候才参加对日作战。这就是为什么在日本正式投降以前六个月,一再扼杀了日本方面要同盟国进行和平谈判的表示。

    6月18日,在日本最高国务委员会开会的同时,在华盛顿,杜鲁门总统的核心战争顾问班子也举行了一次会议。在会议结束时,总统最后批准同意一项名为”奥林匹克”的行动。这个计划决定进攻日本本土。这项计划预定在11月份实行。

    但是,6月18日会议上,战争问题还不是杜罗门总统会议议程上的唯一议题。在美国也像在日本一样,寻求和平的行动也在秘密进行中,尽管当时双方也都在为最后决战做准备。就在那一天,副国务卿格雷私下里会见了总统,新闻中心他敦促总统给予日本一个机会,即在日本战败后可以继续保持天皇制,他认为这样一种办法将会大大促进日本向盟军投降。他建议杜鲁门总统公开发表一份声明,要求日本投降,但不妨提出这样一种可能性,即日本天皇可能被允许继续存在。杜鲁门对格雷表示,他喜欢这个想法,但是他希望目前暂停一下,等到波茨坦盟国会议时再提出来。

    7月24日在波茨坦会议时,经由杜鲁门和丘吉尔两人同意了的,对日本的最后通牒中并没有提到天皇的问题。波茨坦宣言只是声明了这样一点,未来日本政权的形式将留交日本人民来决定。

    一天之后,7月25日,杜鲁门必须做出自他担任总统以来最重大的决定。如果日本拒绝波茨坦会议的最后通牒,他将要发布命令使用原子弹。这份命令在华盛顿写好,然后飞越太平洋把它送到提尼安岛。

    7月26日,《波茨坦宣言》发表了。由于波茨坦最后通牒没有提及天皇未来的地位问题,日本决定对最后通牒不予答复。

    过后不久,杜鲁门总统接到了斯大林传来的所谓信息:苏联对日本提出斡旋的建议进行过研究,认为“过于含混”,无法认真考虑。看到斯大林持着的是“这种态度”,加之日本决定拒绝波茨坦最后通牒,使杜鲁门总统深信不疑,已经没有别的选择,只有实行他在7月25日送去提尼安岛的命令。

    图片

    三、从西方到东方

    美国第十三海军陆战队正在夏威夷集训。他们从一场血腥的战斗后于3月份撤离硫磺岛以来,已经又在准备接受一个新的任务,在日本本土西南的九州发动登陆进攻。威廉姆・密勒少校是第三营的指挥官,他曾同日本军队在瓜达卡纳尔岛和格格斯特角以及硫磺岛进行过战斗。现在他又在策划准备着一场新的进攻,而这场战斗如果打起来,初步估算要有10万人死伤,这恐怕还是一个保守的估计。一总算起来,将有75万部队参加这场战斗。

    从日本这里往东300英里的地方,过去从未有过的最巨大的打击力量在展曦中航行。二十四小时以前,美国海军的第三舰队正向南部日本的预定目标突进。可是现在它接到命令要它转变航向开往大海上,这使舰队的将军们迷惑不解和愤怒。

    这条命令是从太平洋舰队司令部发来的,它写着:

    兹命令,切切注意不得干扰五〇九轰炸机大队的行动。为此,除非另有特别据示,你们不得派出任何飞机飞临九州和本州西部。

    “曼哈顿计划”原来是针对纳粹德国的原子弹计划的。1944年的秋天,盟军部队已席卷德国。8月8日德国无条件投降。7月16日试爆成功的原子弹失去了针对的目标。

    对日本正式投掷原子弹的决定是经过好几个月的争论才勉强做出的。开初时,有些科学家曾经“曼哈顿计划”科研工作将证明是无效的。而后来原子弹终于制造出来的时候,不少科学家写了充满激情的备忘录,组织起来写请愿书,提出了不要使用原子弹的要求。

    不过,军界领袖深信。这种新的炸弹就像梯恩梯炸弹做的炸弹和燃烧弹一样,并不会引起什么道德上的问题。在二战期间对居民进行大规模轰炸已经成为司空见惯的事情。3月9日夜,在东京一块仅仅16英里见方的地方,由于燃烧弹引起的大火烧死了7万8千人。

    图片

    可是,由于燃烧弹引起的一个临时委员会却建议,尽快地向日本投掷原子弹,而且事先不需要发出特别警告。为了留下最大限度的痕迹,委员会决定这颗原子弹要投在日本国土上至今没有被大量轰炸过的城市里。而当时没有被轰炸过的日本城市是屈指可数的。因此最开始考虑的对象只有四个城市:京都、小仓、新泻、广岛,后来又加上长崎。最后作为主要目标的城市又缩小为一个。8月2日一份最机密的作战命令发到关岛,决定投掷原子弹的日期是8月6日,主要目标是广岛市的工业区。

    四、蓝光闪过之后

    在8月5日午夜,第509团的随军牧师为处罚执行投掷任务的机组人员做了一次简短的祷告。6日清晨4时55分,天已经大亮,“埃诺拉·盖伊”号飞机飞向日本。

    这时,机长蒂贝斯通过通话器向全体机组人员说话。他说从这时开始,每个人必须严守自己的岗位。当他们到达日本海岸时,所有的对话都要录音。“这是为了历史留档案,请说话时注意你们的语言。因为我们这里装的是世界上头一枚 原子弹。”对于大多数机组人员来说,还是头一回听到这个说法。

    8点零9分,在云隙中广岛的轮廓已清晰可见。蒂贝斯对通话器发出指令:“我们就要投弹了。你们在听到音响信号之后,要戴上护目镜,等到发生闪光以后才可摘下。”

    “伊诺拉·盖伊”号从西飞行到31000英尺高度。广岛全盘、清晰地显露在飞机的下面。从投弹瞄准器里面,广岛展现的姿态正是投弹手汤姆·费埃伦从投弹目标照片上所深为熟悉的。瞄准的目标——大田河最宽的支流上一座主要桥梁的中心——向着瞄准器的十字标线移动着。费埃伦喊道:”我找到目标了!”同时他开动了自动同步控制器,进行最后一分钟投掷炸弹的部署。45秒之后,他开启了无线电音响信号,这意味着还有15秒钟炸弹就要投下去了。

    图片

    8点19分17秒,炸弹舱舱门开了,飞机微微向上翘起,突然它减轻了一万磅。蒂贝斯把飞机偏向60度,然后来了一个158度的急转弯。由于这个行动来得如此猛烈,机身发出了尖厉的刺耳声。

    蒂贝斯急急地指令机尾的机枪手鲍勃·卡龙把他看到的一切告诉大家,他自己则在心里默默地数着43秒钟。现在每一秒似乎都是无限漫长的。

    过了35秒钟之后,蒂贝斯问卡龙:“看到了什么没有?”卡龙回答:“还没有,机长。”

    负责仪器盘的中尉,这个仪器盘控制整个炸弹的无线电线路,他正数着:40、41、42……中尉停止了数数。脑子里闪过这样一个念头:“这是个哑弹。”

    就在这一刹那,鲍勃·卡龙眼前的整个世界突然闪起了紫色的光亮。他的眼睑在护目镜后不由自主地紧闭起来。他心里想,我的眼睛一定是发花了。当他早些时候,透过护目镜直接对着太阳看的时候。太阳也只是微微闪亮而已。他现在一下又感到晕头转向,以致不能立即向通话器报告他的所见所闻。

    卡龙一直注视着一次大爆炸,但是这次爆炸的时间之迅速,用计秒表也难以测量,它一下变成一团直径有1800英尺左右的火球。火球中心的温度高达一亿度。广岛已经变成了一个失踪的城市。

    整个广岛升腾起一股尘土,这股尘土久久不散。而一道长长的、袅袅的灰色烟尘冲向中心。一条白烟所形成的烟柱。形状整齐得令人难以置信,笔直地耸立着。它的底层杂有红色和桔黄色的斑点,而在它的顶端则犹如舒展开一抹完美的蘑菇。这朵奇怪的云状花朵的茎,使人想起一个巨大的墓碑。几分钟时间,蘑菇云向上猛窜几乎达四英里高。

    图片

    在这个被摧毁的城市上空,机组人员的心情是极为复杂和矛盾的。有些人希望这样一来将能结束战争。有些人感到骄傲和惊愕。有的人根本还不能把他们见到的一切和现实联系起来。蒂贝斯的副手劳勃·路易斯上尉是第一个打破沉默而说话的人,他说:“我的上帝!我们干了些什么啊?”

    五、一场虚惊

    1949年底,美国在德国发现了纳粹原子弹计划的资料和设备。

    事实是一个绝大的讥讽,原来他们的“铀”“分离器”和“原子反应堆”全是不中用的废物,他们根本不可能进行或保持任何连锁反应。德国人还不能生产钚,他们不相信从铀258中可以分离出铀235来,德国最好的原子科学家们还没超越实验阶段。

    1944年,希特勒的阿登攻势目的是将德军奋力向北推进,包围住盟军在欧洲全部军队的一半,然后攫取庞大的后勤供应站和占领安特卫普这个盟军最好的港口。这一来将会使英美军队长时间内处于瘫痪状态。希特勒希望借此赢得时间,以便能造出大量的V型飞弹、喷气式飞机和新式的潜艇,从而最终赢得战争。

    看来,原子弹对于希特勒来说也是无关紧要的。



    上一篇:中国古人的海洋文化,近海致富、远海求仙,既务实又浪漫
    下一篇:八九成散户注定无法在股市赚钱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