鸟粪引起战争?只因它是白色黄金,美国西班牙为得到它脸都不要了
合肥光灿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 首页 新闻中心 公司媒体优势
  • 首页
  • 新闻中心
  • 公司媒体优势
  • 鸟粪引起战争?只因它是白色黄金,美国西班牙为得到它脸都不要了
    发布日期:2022-08-14 14:15    点击次数:152

    图片

    图片

    你有没有想过什么因素会爆发一场战争?是冲冠一怒为红颜,还是个人野心的膨胀,抑或是觊觎一个地区的财富?这些原因在我们看来似乎都还算正常,但是你是否能够想到,人类会因为争夺鸟粪而大动干戈,甚至爆发了规模巨大的战争呢?平时令我们十分厌恶的鸟粪,为什么在19世纪五六十年代有如此之大的魅力,甚至连当时号称发达国家的欧美各国都热捧不已?

    一、鸟粪为什么重要?

    在日常的生活中,鸟是最为常见的一种动物,人们也时常以逗鸟为乐,但是那让人恶心的“天屎”却实在让人避之不及。但是在19世纪五六十年代,鸟粪不仅成为了无数发达国家极度渴望的物品,甚至于几个国家还因此大动干戈,爆发了激烈的战争,史称“鸟粪战争”。

    当历史的车轮滚滚来到19世纪之后,西方爆发了一场轰轰烈烈的工业革命,这极大地促进了各个国家的科技进步。但是就算是科技快速发展的欧美国家,在当时也不得不面对一个极为棘手的问题:因为人口的极速增加,对粮食的需求也大幅度增加,对土地的过度垦殖导致土壤肥力的大幅度下降,人类面临着随时爆发粮食危机和农业危机的可能,这一点引起了当时大众的心理恐慌。

    在19世纪前半期,化肥还没有被发明出来,当时的欧洲为了解决土地肥力下降的问题,习惯从阿根廷、澳大利亚等畜牧业大国进口牲畜骨头作为肥料,但效果并不明显。有些农场主甚至跑到拿破仑时期的古战场寻找人骨来作为肥料,可见当时欧美等国对于肥料需求的迫切。

    在这种背景下,许多农学家致力于发现新的肥料。1832年,一位名叫冯·李比希的德国化学家在其著作《化学在农业和生理学上的应用》中宣称鸟粪对于遏制土壤肥力的降低具有重要的功效。遭人嫌弃的鸟粪为什么会有这种功效呢?原来鸟粪本身含有极高的氮、磷和其他有机物,而农作物的生长恰恰需要氮、磷等有机物。鸟粪价值的发现,彷佛给身处迷雾与危机的欧美国家指出了一条明路。

    在得知鸟粪的强大功效之后,欧美等发达国家掀起了一阵“鸟粪热”。1843年,有消息称,非洲西海岸的伊卡博岛被一层厚达十米的鸟粪所覆盖。这一消息立马引来了大批欧美船只来此哄抢,光1844年的12月,就有400多艘船只在这个小岛上进行无节制的开采,这个小岛的鸟粪很快就被抢掠一空。

    图片

    被鸟类占据的岛屿

    南美秘鲁等国家的小岛,也拥有巨大的鸟粪资源。秘鲁西临太平洋,是世界三大寒流——秘鲁寒流的经过地。冰冷海水的上涌带来了大量的鱼类,也因此招致了大量的鸟类聚集。自古以来,这些鸟类栖息在太平洋的小岛上,南美洲的印第安先民们就因为难以忍受小岛上的庞大鸟群而选择了搬回陆地。数量惊人的鸟类长期在岛屿上栖息,导致这些岛屿被一层厚达几十米的鸟粪所覆盖,而该区域也因为靠近赤道气候炎热,鸟粪已经被晒干,成为了厚厚的鸟粪层。

    图片

    堆积了厚厚鸟粪的岛屿

    早在印加帝国时期,当时的印第安人就已经认识到了鸟粪对于农业的重要性。当时秘鲁流传着一句话:“鸟粪虽然不是圣人,但能创造许多奇迹。”印第安先民用这些鸟粪来培植土豆等农作物,也有记载称当时的每个部落都分配有一个固定的海岛,并且只能从自己的海岛上挖取鸟粪。印第安先民还为保护鸟类制定了严格的法律,凡是猎杀鸟类的都要被判处死刑。

    19世纪“鸟粪热”的兴起正值秘鲁从西班牙手中独立后不久,丰富的鸟粪资源为秘鲁的发展带来了契机。当时鸟粪在秘鲁被称为“白色的金子”, 黄维秘鲁政府开始大肆开发鸟粪资源,卖往欧美等发达国家。到了1847年,鸟粪已经成为了秘鲁最为重要的出口产品,鸟粪带来的收入在数十年里都是这个国家的财政支柱,秘鲁正式进入了“鸟粪时代”。

    图片

    虽然“鸟粪时代”这个名称听起来不咋地,但它带来的经济效益足矣让人忽略这个名称本身。秘鲁政府在意识到鸟粪背后的巨大经济效益之后很快便采取了措施,宣布对鸟粪资源的开发进行垄断。当时的秘鲁政府采取承销制向全球兜售鸟粪,即从世界各地的公司中选取几家作为自己的承销商,这些承销商向全球各地兜售鸟粪,秘鲁政府就从中获得利润分成。

    承销制让各大经手公司赚得盆满钵满,但各大公司往往是以极低的价格购买鸟粪,这对秘鲁政府来说无疑是贱卖鸟粪资源。但当时的秘鲁刚刚独立,内债外债欠了一大堆,为了还上这些债务,秘鲁政府也不得不以大白菜的价格贱卖这些珍贵的鸟粪资源。

    图片

    装袋的鸟粪

    虽然是贱卖,但这些鸟粪资源还是给秘鲁带来了丰厚的经济效益。1857年,鸟粪经济的收益从1852年的430万美元飙升到1250万美元,到60年代前期,鸟粪经济的效益又跃升到了2000万美元,一度占秘鲁国家60%的GDP,以至于有人宣称当时的秘鲁是建立在鸟粪上的国家。

    依靠丰富的鸟粪资源,秘鲁搭上了发展的快车,不仅使秘鲁首都利马迅速现代化,人们的消费水平也随之提升,欧洲的奢侈品也在此时大量涌入秘鲁,公司媒体优势社会上出现了一股奢靡之风。

    二、大动干戈只为鸟粪?

    在化肥没有被发明出来的年代,鸟粪对于土地的价值无疑是具有决定意义的。而秘鲁坐拥如此丰厚的鸟粪资源,等于坐拥大量金矿,这一丰厚的资源也引来了其他国家的觊觎。

    当时不仅仅是欧洲,美国也十分依赖秘鲁的鸟粪。但是美国对于市场价如此之高的鸟粪进口早已心存不满,一直想要打破这种市场上的垄断局面。

    1852年,英国商人在远离秘鲁海岸的洛沃斯群岛上发现了丰富的鸟粪资源,当时的人预估大概有200吨鸟粪,价值6000万美元。英国人随之宣布这个岛屿最早是被一个名叫劳森的英国船长发现的,因此这个岛屿理应属于大英帝国。

    图片

    这样毫无证据的理由让秘鲁无法接受,但更让秘鲁政府担心的是美国人也盯上了这块大肥肉。美国人宣称,1828年9月,纽约商船“大黄蜂”号的船长莫雷尔才是第一个发现这个岛屿的人,根据“优先发现权”原则,这个岛屿应该属于美国,包括岛上的鸟粪资源。

    秘鲁政府当然不愿让这样一个金库落入美国人的手中,在之后的谈判过程中,秘鲁举出了多项有力的证据证明这座岛屿最早是由秘鲁发现的,不是英国,更不是美国。出于理亏,美国人并没有再将矛盾进一步扩大,并且承认了秘鲁对于该岛的拥有权,但前提是秘鲁必须向各国开放鸟粪贸易。

    秘鲁前脚刚赶跑美国,西班牙就紧跟其后闹上了门。当时的秘鲁刚刚从西班牙手中独立不久,西班牙统治时期并没有意识到鸟粪有如此大的经济效益,等于白白错过了这样一笔财富。这让西班牙心有不甘。

    西班牙要求秘鲁政府对这一巨大损失给予一笔赔偿,这比美国还不要脸,自然遭到秘鲁的严词拒绝。既然耍无赖没用,西班牙便决定将不要脸进行到底——明抢。1864年,西班牙远征舰队进攻秘鲁,夺走了满是鸟粪的钦查群岛,并且封锁秘鲁的港口。西班牙的无理举动也侵害到了与秘鲁毗邻的智利、玻利维亚等国家,于是秘鲁联合智、玻两国对西班牙进行了反抗。1866年,西班牙灰溜溜地从南美洲撤退,这场战争也被民间称为“第一次鸟粪战争”。

    有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与第一次不同的是,第二次是南美洲的国家搞内讧,昔日联手对抗西班牙的秘鲁、智利、玻利维亚三个国家,因为争夺资源而爆发了激烈的战争。

    秘鲁在对钦查群岛的鸟粪资源进行掠夺式的开发之后,鸟粪资源几近枯竭。因此,为了获得新的资源开发地,秘鲁将目光转向了位于三国交界处的阿塔卡马沙漠。当时的阿塔卡马沙漠不仅有大量的鸟粪资源,还有大量的硝石资源,后者可以用来制作火药等,这对一个国家的战略意义是不言而喻的。

    但是阿塔卡马沙漠地处三个国家的交界处,三国都宣称对这个地区有拥有权,复杂的领土纷争本就让这块地区充满了浓浓的火药味,鸟粪资源和硝石资源的争夺更让这个地区的矛盾尖锐到了极点。

    图片

    1879年,秘鲁决定先下手为强,联合玻利维亚对智利发动了战争。这场战争一共持续了4年之久,最终以智利的胜利告终。智利之所以能够胜利,是因为智利在国家制度、民族团结和国防建设上都具有优势,而秘鲁和玻利维亚两个国家当时正处于内乱,自然不敌智利。

    这场战争被史学家称为“第二次鸟粪战争”“硝石战争”和“南美太平洋战争”。这场战争不仅仅是一场资源争夺战,它的进程深刻地影响着南美洲的历史格局。首先,这场战争发生在拉丁美洲现代化起步阶段,智利通过这场战争加快了自身现代化建设的步伐,成为了日后的南美ABC强国之一,而秘鲁和玻利维亚因这场战者受到重创,三国之间的矛盾也一直没有消除,这种历史上的遗留问题深刻地影响到了南美的一体化过程。

    图片

    现在的智利

    文史君说

    两次“鸟粪战争”其实是一部人类历史发展的缩影,人类为了寻求资源而对全球各地进行探索,是早期资本主义对外扩张的原始动力之一,而为了抢夺资源而大动干戈,则暴露了资本主义国家扩张的丑恶嘴脸。当资源对于一个国家而言具有极高的战略意义时,就算是令人厌恶的鸟粪,都会令人陷入狂热,任何一个国家都不会轻易放弃,小则矛盾不断,动则大动干戈,而战争的结果也往往对一个地区的历史格局产生深远的影响。

    参考资料

    张寒:《硝石战争研究》,河北大学2015年硕士学位论文。

    姜添耀:《鸟粪曾经养活欧洲》,《大科技(百科新说)》2014年年第7期。

    石晓文:《美秘洛沃斯群岛之争及影响》,《拉丁美洲研究》2021年第1期。

    任克佳:《失落的财富:19世纪秘鲁“鸟粪时代”的兴衰初探》,《中国拉丁美洲史研究会第17届年会暨“纪念拉美独立200周年”学术讨论会论文集》,2010年。

    (作者:浩然文史·景苏)



    上一篇:“天府之国”关中,为何不可避免走向衰落? | 循迹晓讲
    下一篇:土耳其竟是纳粹“榜样”?几十万希腊人遭到清洗